溫暖的弦 

溫暖的弦:劇情簡介&人物介紹&分集劇情(第1集到第47集最終回)

《溫暖的弦》是根據安寧同名小說改編的都市輕熟暖傷純愛劇。由黃天仁執導,趙微娜、謝小蜜編劇,張翰、張鈞甯、張嘉倪、經超領銜主演,周奇奇、金澤灝、郭子千、梁大維、季肖冰、馬秋子、李昕哲、潘儀君連袂主演。該劇講述了占南弦與溫暖從懵懂青春純戀,歷經十年分離波折,再度相守相知、破鏡重圓的都市浪漫愛情故事。

該劇於2018430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首播,並在騰訊視頻、優酷視頻、芒果TV同步播出。

劇情簡介

《溫暖的弦》是根據安寧同名小說改編,由張翰和張鈞甯主演的都市言情劇。劇情講述了占南弦與溫暖因故分開十年,相遇之後互相博弈的愛情故事。

占南弦敏銳洞察到高科技國產高精尖的發展趨勢,與同學合夥集資創建了淺宇,在高科技行業創業只有10%成功率的情況下,淺宇經過了各種風浪,最終成功上市。溫暖,毅然決然辭掉英國某知名創投公司的工作回國,來到淺宇並靠自己的實力當上了總裁特助。

原來溫暖和南弦曾是一對戀人,由於誤會而分手,溫暖回來一方面幫助南弦創業,另一方面挽回和南弦的愛情。

溫暖的弦

人物關係圖

溫暖的弦 

人物介紹

張翰:飾   占南弦

溫暖的弦 

占南弦是一位白手起家的精英極客,沒有顯赫的家世,卻依靠著異稟天賦,從無到有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商業神話。他深情且專一,數十年癡戀女主角溫暖,為了留住心愛的她,甚至不惜以身設局,展露腹黑一面。

張鈞甯:飾    溫暖

溫暖的弦 

溫暖是一名自信優雅、知性幹練的職場女性。她時而莞爾一笑、時而神情落寞惹人心疼。

張嘉倪:飾     一心

溫暖的弦 

一心是一位的光彩奪人絕色影后。在溫暖離開占南弦後,一心一直陪伴在占南弦身邊,是占南弦生活和工作中最大的助力。而她與溫暖,占南弦之間經歷的十年愛恨糾葛,是整個故事中至關重要的一環。

經超:飾    朱臨路

溫暖的弦 

朱臨路是一位光彩奪目的暖男富二代,為人謙卑有禮。他一直深愛著溫暖,為了治療溫暖的心理創傷,逕自將溫暖帶至國外,希望能讓她遠離傷心地,在陌生的國度重新開啟人生。對愛情,他癡心守護;在事業上,他又與占南弦展開對決。

周奇奇:飾   溫柔 

溫暖的弦

溫柔是一位叱吒金融界的投資精英,職場上的她自信幹練,擁有殺伐決斷的魄力和膽識,生活中卻被年少時的心結困擾,多年來對妹妹溫暖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卻不敢輕易靠近。

金澤灝:飾   管惕

溫暖的弦 

管惕,占南弦的好兄弟之一,喜歡丁小岱,和丁小岱在一起

郭子千:飾    丁小岱

溫暖的弦 

占南弦的助理。

梁大維:飾      潘維寧

溫暖的弦 

喜歡一心,最終兩人走到了一起。

季肖冰:飾     高訪

溫暖的弦 

占南弦的好兄弟之一。

溫暖的弦

 4Cbook微讀

4Cbook微讀擁有被討厭的勇氣之前,必須先練習不要臉……(more)

 4Cbook微讀

4Cbook微讀造成痛苦的並非事件本身,而是我們對事件的看法……(more)

分集劇(第1集到第47集最終回)

 

第1集

職業白領溫暖在英國生活了七年之後準備回國發展,富二代朱臨路幫其介紹工作,溫暖成功入職佔南弦的淺宇公司。

三個月後溫暖成為總裁助理候選人,她卻坦白男友在競爭公司中,沒想到南弦還是選擇了她。

溫暖的姐姐溫柔自責這麼多年沒有照顧好妹妹,然而溫暖腦中卻有一段割腕的記憶。臨路拋開二叔的打壓打算自籌資金收購阿爾法公司,他只好像好友求助。

溫暖吃飯時偶遇南弦和其女友一心,臨路趁機大秀恩愛。南弦也有意收購阿爾法公司,溫暖得知後一時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選擇。

第2集

臨路對溫暖痴心一片,他化身小跟班每天接送溫暖上下班。溫柔突然找到南弦,原來溫柔曾在向南弦表白過,然而表白失敗的她竟然割腕自殺,溫柔叮囑南弦不要傷害到溫暖。

南弦質問溫暖為何要來淺宇,溫暖卻急忙謊稱自己是代中的臥底。溫暖全權負責阿爾法公司冷總的視察活動,心同心存嫉恨故意銷毀接待計劃,結果自己險些釀成大禍。

經過競標環節,淺宇和代中紛紛入選。溫暖和助理打鬧不慎撲入南弦懷中,一旁的心同卻趁機對溫暖推搡。

第3集

南弦應邀參加慈善晚宴,他要求溫暖陪同並送她一套禮服,一心得知後也忙著去挑衣服。南弦帶著盛裝的一心來到會場,溫暖被爭相採訪的記者險些推到。

舞會開始,臨路和溫暖跳舞卻突然將其推入南弦懷中,一心氣憤十分吃醋。冷總突然抬高收購價格,南弦堅持收購和合夥人發生爭吵。

一心故意來到南弦辦公室,她以南弦女友的身份向溫暖宣戰。一心下樓與心同撞見,心同把一心來到一旁,兩人準備合作共同對付溫暖。

第4集

冷總宣布了競標的結果,信心十足的南弦意外落選。南弦決定給溫暖放假帶其回到英國散心,溫暖舊地重遊思緒被打開,一幕幕戀愛時候的畫面出現在腦海中。

臨路突然得知阿爾法核心人員離職的消息,他質問冷總這是商業欺詐行為,冷總則有合法的說辭。南弦帶溫暖來到摩天輪觀賞風景,南弦動情吻上溫暖。

臨路指責南弦給自己設套,然而溫暖偷聽到一心和南弦暗中利用自己陷害臨路。溫暖陪臨路發洩,溫柔則手快將兩人合照發到朋友圈,南弦看到非常生氣。

第5集

高訪調侃南弦是看到溫暖的朋友圈吃醋,一心想起自己曾私下託人把標底交給臨路。溫暖質疑南弦和一心聯手把自己耍了,話裡藏著怨氣。

溫柔喝醉將南弦認成臨路,一股腦將臨路對溫暖的心思說破。潘維寧約溫暖吃飯,殊不知一切都是一心刻意安排。

南弦和溫暖埋下猜忌和懷疑的種子,互相試探對方。潘維寧提醒一心只有南弦遭受實實在在的背叛,才能真正的讓他對溫暖生嫌隙。

溫暖的弦 

第6集

公司傳聞南弦是為了溫暖才把杜心同調走的,連管惕對南弦和溫暖的關係也產生懷疑。

臨路出車禍急壞了溫暖,路過的南弦失落離去。益眾拒絕與淺宇簽約,而代中的方案書跟淺宇相同,價格卻更便宜。

南弦驚覺問題出在公司內部,通過查找發現絕密文件是從溫暖電腦中發出。

對於南弦的誤解,溫暖百口莫辯傷心離去,一心眼見猜疑的兩人暗自竊喜。溫暖質問臨路截了淺宇的大單,還對自己有所隱瞞。

第7集

南弦不請自來,希望獨自傷感的溫暖找回狀態,證明給那些質疑過她的人。南弦過去七年一直不明白當初溫暖提分手的原因,溫柔自責要不是因為自己,她們的結局就會不一樣。

溫暖夢遊嚇壞了溫柔,臨路四處打聽了解溫暖病情。溫暖重振旗鼓回到崗位,決定盡全力彌補跟益眾簽約。

臨路查賬把財務部弄得人仰馬翻,朱令鴻唯恐臨路發現他們在賬目上動了手腳。溫暖熬夜做企劃書,希望彌補損失與益眾再度合作。

第8集

溫暖製作的合作企劃書讓潘總大加讚賞,順利拿下益眾下一季度合約。對於溫暖的逆境翻盤,管惕道出了南弦的用心良苦。

公司根據洩密郵件查出是研發部骨幹郭如謙的賬號,可管惕認為如謙不會做如此惡劣之事,經過查證心同承認偷瞭如謙賬號洩密。

溫柔在臨路的邀請下到代中做財務總監。本該被開除的心同卻稱自己懷有身孕讓公司毫無辦法。心同找溫暖博取同情,卻當眾人的面故意摔下台階。心同因此流產,溫暖成眾矢之的。

第9集

溫暖試圖向郭如謙解釋經過,但郭如謙卻當眾給她難堪。溫暖和小岱上門探望心同,心同冷漠逼迫溫暖辭職被當場拒絕。

夜裡溫暖無法入眠,她不顧醫囑服下了安眠藥,這一幕恰好被溫柔撞見。代中的業務員水平低下,溫柔惱怒不已當場發飆,幸好臨路及時出現救場。

溫暖下班後失去聯繫,南弦四處找尋無果急忙通知溫柔,溫柔與臨路也陷入慌亂。南弦猜測溫暖的去處,他終於在天台找到了溫暖。

第10集

南弦回憶起他和溫暖的往事,這時一心突然打來電話,南弦並未接聽。南弦貼心陪伴溫暖,鼓勵她重新振作。

小岱誤以為溫暖要離職,她痛哭著向南弦求情,管惕急忙安慰小岱。溫柔招聘助理展開面試,面試者卻十分奇葩。

這時留睿前來報到,溫柔見到他很是驚訝,原來兩人曾在餐廳有過一面之緣。最終留睿通過面試,順利成為溫柔的助理。臨路向南弦施壓,逼迫南弦幫助溫暖澄清事實。

溫暖的弦 

第11集

遲總監調查發現心同出具的流產報告是以前的,流產的謊言不攻自破。南弦下令開除心同和如謙,為了挽回局面,心同向一心求助卻遭到拒絕。

為表感謝溫暖答應送南弦一個禮物,她原本打算親手製作蛋糕,創意卻遭到溫柔吐槽。

南弦發現一心與心同私下有聯繫,他意識到一心也參與了誣陷溫暖的事,但一心並不承認。南弦生病在家休息,溫暖上門送文件時被要求幫忙做飯,溫暖只好留下。

第12集

溫柔陪留睿購買男裝,留睿被溫柔的美貌所吸引。溫暖下廚給南弦做大餐,並幫南弦打掃衛生,在臥室內她發現南弦仍舊保留著舊時的物件。

南弦夜里送溫暖回家,這一幕被一心撞見。一心難過不已借酒澆愁,潘維寧不惜潑水逼迫她清醒。

南弦特意買了小豬包送給溫暖,卻意外被小岱和管惕吃掉,南弦心中不滿故意加大他們的工作量。臨路向溫暖解釋郵件的事,兩人終於握手言和。

第13集

一心向南弦坦白自己聯合心同搞鬼,溫暖偷聽到南弦原諒後十分生氣。溫暖陪客戶喝酒險些把自己搭進去,南弦及時解圍。

溫暖和南弦合唱歌曲竟然淚奔,南弦再次親吻了溫暖。一心謊稱自己被跟踪,南弦無奈扔下了溫暖去照顧一心。

一心讓人拍攝下南弦的照片並發到微博上製造輿論,溫暖得知吃醋不已。

第14集

臨路看到微博心灰意冷準備退出,溫柔勸他要堅持。南弦向高訪坦白自己只是為了幫助一心,兩人的戀愛關係是假的。

一心約溫暖出來解釋南弦看望自己的的事,她對溫暖冷嘲熱諷並亮出鑽戒,溫暖強忍送上祝福。如謙求職屢次被拒,心同想到代中便去求溫暖幫忙。

原來管惕約小岱出來只是為了完善機器女友的數據,小岱誤會對管惕嬌羞示愛,結果管惕都沒明白其中含義。

第15集

臨路借溫柔生日與溫暖共進晚餐,他答應讓如謙來代中工作。溫暖和臨路親密打鬧正好被前來的南弦看到,南弦誤會要走被溫暖攔住,他質問當年溫暖為何和自己分手,溫暖欲言又止。

留睿精心準備了一場演唱會,溫柔感動並放肆演唱了一次。臨路看到溫暖如此反應也倍感失望,他無奈選擇離開。

溫暖的弦  

第16集

如謙入職代中被臨路選為骨幹,臨路還藉機嘲諷令鴻。南弦冷落溫暖並決定搶臨路的客戶,因為溫暖和南弦分手後就選擇了臨路,南弦對此耿耿於懷。

留睿對溫柔的追求攻勢更加猛烈,溫柔擔心留睿不是真正的喜歡自己,但是又無法掩蓋自己的真情流露。

一心時刻惦記南弦惹得潘維寧吃醋,她表明心意和潘維寧劃清界限。

第17集

一心拍戲時總覺得有人偷看自己,一眼認出父親的背影。

溫暖按名單拜訪客戶,客戶不約而同提到代中,這讓溫暖疑惑不解向南弦求教,南弦卻輕描淡寫謊稱行業競爭。

溫柔抱怨淺宇挖走代中重要客戶,溫暖這才恍然大悟。溫暖質疑南弦欺騙自己,搶代中客戶是出於對臨路的報復心理,南弦冷漠回應讓溫暖無言以對。南弦重提不堪往事,溫暖還是不肯說出當年分手原因。

第18集

留睿死纏爛打不明白溫柔在擔心什麼,溫柔卻將他帶到每次失戀常去的酒吧。面對溫柔的拒絕,留睿動情的吻上去,溫柔生氣離開。臨路為了爭取客戶焦頭爛額,溫暖心懷愧疚卻無能為力。

溫暖偷偷吃安眠藥被溫柔發現,因不滿南弦的做法遞上辭呈。留睿給加班的溫柔送來愛心咖啡,被路過的臨路看到調侃。

溫柔將溫暖吃安眠藥的事告知臨路,臨路特意約溫暖出來跑步散心。

第19集

溫暖和一心偶遇,孰料一心父親突然現身。一心謊稱是粉絲匆忙離開,卻在與父親爭執中摔倒在地,溫暖陪受傷的一心去醫院,南弦聞訊趕來對一心噓寒問暖,一心怕南弦瞧不起自己刻意隱瞞身世。

溫暖還是堅持辭職,並將兩人曾經的定情信物歸還給他。高訪看著心痛的南弦提示他小心激將法過度就反作用了。

臨路加大財力支持研發部縮短週期,這讓朱令鴻質疑他藉此收買人心。

第20集

臨路父母早把溫暖當兒媳婦看待,臨路母親拿出兒子珍藏的機票,溫暖獲悉臨路藉口去英國出差實際是專程飛去看她。

管惕否認與小岱的戀愛關係,稱其只是研究機器人女友的最佳模板,高訪提醒他注意分寸不要讓女生誤會。

中年男子偶遇溫暖希望她給一心傳話,原來他是一心親生父親,如今的他癌症晚期想向一心乞求原諒。管惕躲著小岱,小岱一頭霧水。南弦通過調查得知跟踪一心的中年男子的真實身份。

第21集

一心前往醫院的路上遭人跟踪,她毫不知情來到病房探望父親,並承諾會傾力幫助父親看病。

一心離開醫院時被記者圍堵,關鍵時刻南弦現身將她救出。身世的秘密被揭穿,一心落淚向南弦解釋自己的難處。

在南弦的鼓勵下,一心重新振作回到劇組拍戲,卻頻頻遭到其他女演員的刁難。拍戲時一心被其他女演員潑水以及扇巴掌,但她始終隱忍。南弦來到劇組探望,他故意幫助一心立威。

第22集

一心父親在醫院替女兒鳴不平,被網友拍下後引起軒然大波。為了避免謠言,一心舉辦記者會澄清真相。溫暖情緒低落,臨路故意耍寶逗她開心。次日網上出現帖子將溫暖與南弦的舊情曝光,並誣陷溫暖是揭穿一心秘密的主謀。

一心父親信以為真,他來到公司質問溫暖。幸好南弦與溫柔及時趕到,但南弦處處維護一心的樣子讓溫暖大受打擊。夜裡溫暖與溫柔聊天,終於解開了多年的心結。

第23集

管惕向小岱介紹機器人女友,小岱終於知道他曾經接近自己的目的。溫柔出面向南弦解釋誤會,原來溫暖提出分手竟與她有關。

一心向南弦提出結婚,卻被南弦拒絕。一心逼問樂樂身世秘密曝光的原因,樂樂坦言是公司在進行炒作。

佔母得知溫暖歸來的消息,她一心阻止溫暖與南弦複合。一心勸說溫暖遠離南弦,卻被溫暖當場反駁。臨路調查南弦與王教授的合作,溫柔擔心此舉會影響溫暖。

第24集

臨路意外從溫暖家裡偷看到淺宇的內部資料,他偷偷將內容拍下。溫暖發現南弦與王教授私下有合作,她質問南弦卻因此起了爭執。溫暖與南弦一起回到了校園,兩人回憶起往日歲月。

溫暖正式離職,臨路向她打聽王教授的事,溫暖堅持稱自己相信南弦。溫暖遭到一心粉絲的騷擾,關鍵時刻南弦將她救出。

管惕為表歉意,他答應陪小岱約會。潘維寧送一心回家,兩人喝酒聊起各自的感情。

第25集

留睿跟溫柔出差,因酒店客滿不得不同住一間。南弦帶溫暖來到特殊的地方,那是兩人曾經夢想中的家。溫暖看到南弦將它變為現實,連忙回家取為南弦畫的肖像。

臨路阻止溫暖去找南弦,甚至願為她放棄一切重新開始,卻遭溫暖拒絕。臨路為讓溫暖看清南弦的真面目,將偷拍的照片傳給律師。

一心父親病情惡化將攢下的錢留給一心做嫁妝,希望臨終前看到一心出嫁。

第26集

面對潘維寧的糾纏,一心表明心裡只有南弦,希望他忘記之前的事情。南弦解釋溫暖進入淺宇都是自己安排的,而這七年除了她心裡沒別人。

南弦把還回來的印章製成吊墜給溫暖帶上,兩人浪漫共舞激情擁吻。溫柔酒吧買醉差點被陌生男子帶走,留睿出現趕跑流氓。

溫柔醉酒吻上留睿,說​​夢話不停自責,留睿看著溫柔割腕留下的傷疤若有所思。潘維寧花盡心思討好一心,一心卻冷臉相對。

第27集

留睿再次向溫柔告白終獲回應。益眾改選董事長,潘維寧取代潘維安當選,在行業內引起軒然大波。

南弦直言潘維寧野心不小,而淺宇將四面楚歌。潘維寧賣力表現卻未討得一心歡心,只好將一心帶至南弦為溫暖搭建的愛巢。溫暖沒想到一心會找到這裡,一心卻質疑溫暖一副女主人口吻。

一心指責溫暖是讓南弦痛苦的罪魁禍首,南弦冷漠回應讓一心悻悻而歸。潘維寧勸一心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南弦身上,一心卻不領情。佔母聽聞南弦跟溫暖複合匆忙回國。

第28集

佔母堅持認為要不是因為溫暖當年任性的鬧分手,丈夫就不會出事。溫柔害怕溫暖找回缺失的記憶,如果她知道父親空難不是意外會崩潰。佔母為阻止兩人復合,決定去找溫暖。

代中因阿爾法的競購案向淺宇提出訴訟,淺宇面臨重大危機。臨路拿出王教授與淺宇的機密合同作為證據,讓南弦等人措手不及。

高訪注意到合同細節認為有人洩密,經過向小岱確認,南弦得知溫暖曾拿走了合同。溫暖聯繫不上南弦,內心無比擔憂。潘維寧堵在一心家門口慾透露南弦的消息。

第29集

潘維寧堵在一心家門口慾透露南弦的消息,一心從占母那裡得知南弦正在英國。溫暖聯繫不上南弦,內心無比擔憂。

一心飛往英國找到南弦約其吃飯,她暗中讓人拍攝並製造成娛樂新聞。溫暖看到新聞後發瘋,溫柔急忙勸說妹妹,但溫暖仍不相信南弦是在報復自己。溫暖半夜被噩夢驚醒,她記起一些父親空難的細節。

第30集

一心私自接聽溫暖打來的電話,她故意激怒溫暖並指責她勾結臨路。佔母欲讓溫暖遠離南弦,她提及那次空難的事,溫暖這才記起自己父親和占父同時遇難的事實。

溫暖一時緩不過來準備離家出走,溫柔急忙四處尋找。溫暖向南弦致電道歉,她坦白再也不會出現在南弦面前。

南弦最終還是沒能找到溫暖,溫柔向南弦簡述父親遇難後加上自己自殺,溫暖大病一場,那一段的記憶也丟失了。

第31集

南弦得知溫暖的經歷後非常難過,他懇求母親原諒溫暖並給兩人一次復合的機會。淺宇的眾多客戶丟失導致股價大跌,管惕怒斥南弦意氣用事。

溫暖接受催眠治療,父親和占父乘飛機遇難,姐姐自殺的畫面一一浮現在眼前。臨路終於在英國的街頭見到了溫暖,他暗中保護並通知了溫柔。

第32集

管惕的機器女友項目被南弦叫停,淺宇的鐵三角發生了內訌。淺宇最大的客戶陸總沒有續簽合約,公司的人紛紛提出辭職,南弦無奈應允。

管惕傷心借酒澆愁,小岱聞訊而來在一旁安慰,潘維寧偷聽到管惕有跳槽的打算。溫柔擔心妹妹居然向留睿提出分手,留睿震驚拒不答應。

溫柔決定去英國找溫暖,留睿情急之下用廣播尋人來表達自己的真心,溫柔被感動放棄分手。

第33集

管惕的師兄願意投資管惕的項目,他因此向南弦提出辭職。

溫柔在公司內調查賬目,朱令鴻擔心自己的秘密被發現,他故意親近溫柔卻被留睿阻攔。

佔母有意撮合南弦與一心的婚事,被南弦當場拒絕。南弦欲對外澄清他與一心的緋聞,一心急忙阻止。

朱令鴻和父親商議挪用公款的事,他們的對話被留睿聽見。潘維寧帶一心舊地重遊,他將一心母親當掉的手鐲找了回來,一心感動不已擁抱了他。

第34集

溫暖開始接受治療,她發現臨路一直守護在她身邊。臨路原本打算留在英國陪伴溫暖,卻被溫暖拒絕。

溫柔發現朱令鴻挪用公款,臨路命她繼續展開調查。朱令鴻擔心自己的行為敗露,他急忙向父親求助。

管惕自立門戶的想法被潘維寧利用,他故意在管惕面前挑撥離間。管惕將辭職信交給南弦,他不顧高訪的阻攔執意離開。南弦無法阻止管惕,他想起兄弟三人昔日創業的場景心中悲痛。

第35集

朱邑將自己與朱令鴻的股份秘密抵押,成功籌錢填補了公司賬目的漏洞。管惕正式加入了潘維寧的公司,潘維寧佯裝善良卻欺騙管惕簽署了行業競爭協議。溫柔調查發現了朱邑抵押股權的事,臨路惱怒不已。

管惕離開後淺宇一直靠南弦和高訪支撐,高訪因勞累過度患病住院。溫暖在國外得知淺宇的遭遇,她決定歸國。

臨路在代中召開董事會,潘維寧以第二大股東的身份現身會議現場。

第36集

高訪因身體透支住進醫院,淺宇所有的事都壓在了南弦身上。溫暖歸國後欲幫助淺宇解決資金問題,她想到了溫父曾經的學生利奧。

小岱工作能力有限,她無奈致電求助溫暖,卻被南弦發現了蛛絲馬跡。管惕打算延後產品的上市時間卻被潘維寧否決,隨後他發現自己誤籤的合同存在很大問題。

利奧答應投資淺宇,同時溫暖作為代表將負責與淺宇對接。溫暖歸來的消息惹怒了佔母,她逼迫南弦趕走溫暖。

第37集

溫暖看到當年的畫作被南弦製成拼圖很受感動。溫暖歸來的消息惹怒了佔母,她逼迫南弦趕走溫暖。

潘維寧的行動打動了一心,溫柔將項目審核交給留睿處理。臨路約見溫暖坦言私自把合同當告淺宇的證據,並感慨自己的愛不如南弦決定放手。

溫暖自責淺宇變成如今的樣子,自己要負很大部分責任。溫暖和興萂科技的瞿總本約好了時間,卻被潘維寧截胡放了鴿子。

第38集

溫柔急於求成,對留睿提交的項目還沒複審就找臨路批項目。投資失誤給公司造成損失,潘維寧抓著不放要將溫柔開除。溫柔為留睿擔下責任,卻不知留睿受潘維寧指使才使代中陷入麻煩。

南弦向醫生諮詢高訪的病情,醫生回答不排除胃癌的可能。南弦面對種種打擊壓得喘不過氣,哭著抱上溫暖。

佔母親手做老公當年愛吃的菜,提醒南弦別留遺憾。管惕聽聞病情,指責高訪不顧兄弟情面不告知自己實情。

第39集

代中被潘維寧搞得一團亂和淺宇變成難兄難弟。溫暖明白淺宇需要的專利在代中,代中急需的資金淺宇有,便極力撮合兩個公司聯手。

溫暖為了讓兩公司實現共贏不停地勸說,在安排下臨路與南弦見了面決定抱團取暖。

南弦感謝臨路這七年來對溫暖的照顧,兩人的恩怨也在擊劍運動中釋懷。溫柔太過信任留睿,誤將臨路的商業動向透露出去。臨路正式在股東面前提出與淺宇合作,卻被潘維寧一票否決。

第40集

潘維寧作為代中的第一持股人,一票否決代中和淺宇的合作。臨路對轉頭支持潘維寧的股東疑惑不解,溫柔想到只有留睿知道股東名單。

留睿坦白進財務部跟潘維寧有關係,溫柔質疑與他的邂逅也是刻意安排。溫柔沒想到留睿從頭到尾都在演戲就是為了幫潘維寧控股代中。

一心片場拍動作戲摔倒昏迷,潘維寧放下工作前來照顧,一心對他的關心都看在眼裡。

第41集

溫暖為了見客戶深夜驅車去往郊區結果被困在半路,南弦如天使般降臨替溫暖解決所有困難。

南弦深情勸溫暖直面兩人的感情,溫暖被感動同意和南弦複合。潘維寧召開大會提議合併,臨路趁機慫恿其他股東行使風險評估權故意搞拖延。

管惕意識到自己犯下錯誤,他在小岱的鼓勵下向南弦道歉,鐵三角終於回歸。

第42集

佔母還看好一心這個兒媳婦,她逼溫暖遠離南弦。一心受傷拒絕商業演出,經紀公司老總卻暗藏詭計。

一心和南弦共同出席一個酒會,兩人暢談相互祝福。一心向經紀公司提出解約,沒曾想維寧已經將公司買下贈給一心。

佔母不慎出車禍住院,她聲淚俱下求南弦不要再和溫暖在一起,溫暖在門口聽到佔母的心聲倍感失落。

第43集

維寧父親拒絕接受一心當自己兒媳婦,可是維寧不敢將消息傳達給一心。佔母吵鬧要出院,她非常討厭溫暖來照顧。

溫暖為了佔母的願望決定和南弦分手,南弦傷心絕望強吻了溫暖。留睿將維寧的商業機密送給溫柔作為補償,溫柔警惕以為仍是圈套。

臨路得知南弦與溫暖分手很是惋惜,他現在首要目的就是聯合南弦對付維寧。

第44集

管惕向維寧提出辭職,結果被要求支付巨額賠償金。一心有了懷孕徵兆,她去醫院檢查卻被佔母撞見。

一心和溫暖談心暢聊往事,兩人終於和解。維寧堅持要對南弦和臨路趕盡殺絕,留睿勸說也無濟於事。

南弦幫管惕搞定賠償金,三人重新並肩作戰信心滿滿。臨路的二叔帶著令鴻向臨路道歉,他居然支持臨路去起訴自己。

第45集

一心做產檢時被粉絲認出,幸好南弦路過幫她解圍,隨後網友盛傳兩人好事將近。潘維寧機器人女友的項目投資失敗,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,他同意了父親商業聯姻的提議。

潘維安將此事告訴了一心,一心與潘維寧對質確認消息,悲痛之下她謊稱腹中孩子是南弦的。佔母誤會了一心與南線的關係,有意撮合兩人結婚,南弦竟答應了母親的要求。南弦即將結婚的消息迅速傳開,溫暖陷入絕望。

第46集

事實上南弦與一心的婚禮只是激將法,目的是為了逼潘維寧正視自己的感情,重新追回一心。

同時南弦也希望婚禮能夠刺激到溫暖,讓她不再逃避。溫柔因留睿的離開大受打擊,這時留睿突然歸來,在他的誠懇道歉下與溫柔重歸於好。

南弦的婚禮順利舉辦,在婚禮現場高訪竟對一位美女萌生情愫。溫柔勸說溫暖勇敢對待愛情,溫暖決定追回南弦,臨路開車帶她趕往婚禮現場。

第47集

當溫暖抵達婚禮現場時,婚禮已經結束,而南弦則徹底失踪。原來潘維寧趕到阻止了婚禮,並當場帶著一心逃婚。

溫暖自知來遲,只能抱著婚紗痛哭。南弦失踪後,淺宇交由高訪和管惕管理。高訪故意撂挑子,逼迫溫暖接任總裁職位。

溫暖替南弦孝敬佔母,她的真心最終打動了佔母,佔母終於原諒了她。佔母將南弦的下落告訴了溫暖,溫暖立即趕往英國尋找南弦。

第48集

溫暖在英國苦苦尋找南弦,她去了很多地方卻都沒有南弦的影子。就在她準備放棄的時候,終於與南弦在街頭相遇,兩人手中都綁著紅氣球。

溫暖與南弦緊緊相擁,他們立下約定今後不會再錯過。溫暖順利懷上了南弦的孩子,兩人之間依舊恩愛如初。

【全劇終】

分集劇情資料圖片來源:《溫暖的弦》百度百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4Cbook 的頭像
4Cbook

元點文創4Cbook

4C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erry媽咪
  • 很虐心的一部~還在追劇中!!
  • 不好意思,這個禮拜工作比較忙,現在才回覆您…我覺得這部戲不論是劇情或是演員的演技都還蠻值得一看的…

    4Cbook 於 2018/06/05 20:3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