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甲男孩轉大人 

花甲男孩轉大人&五味八珍的歲月【植劇場】: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【劇情簡介&人物介紹&分集劇情介紹&觀劇心得】(更新到第一集)/《五味八珍的歲月》

《植劇場》第七單元-【原著改編】第一部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,由瞿友寧、李青蓉導演,楊富閔、楊璧瑩、吳翰杰、詹俊傑擔任編劇;盧廣仲、蔡振南、龍劭華、王彩樺、范足妹、今子嫣、謝盈萱、康康、嚴正嵐、江宜蓉、葉辰莛…等等領銜主演,本劇於2017年5月26日(週五)晚上十點於台視首播,接檔《夢裡的一千道牆》,另外,《植劇場》第八單元-【原著改編】第二部《五味八珍的歲月》,由徐輔軍導演,溫郁芳、張可欣擔任編劇;安心亞、李至正鍾承翰、孫可芳、顏毓麟領銜主演,將於2017年7月7日(週五)晚上十點於台視首播,接檔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,也是《植劇場》系列的最後一部。

 

花甲男孩轉大人  

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劇情簡介:

身為台南大家族的長男,從小擁有全家族的關愛的男孩花甲,由於,身體欠佳,家中又接連發生一連串的變故……讓他面對人生的態度開始改變,而圍繞在花甲身邊的家人、朋友們也都影響著他爾後的人生,故事中提到「鬼神」與「死亡」,帶出年輕人對於「家」、「文化」和「習俗」的反思,以及進一步對於生命的思考。

分集劇情介紹:(更新到第一集)

第一集劇情簡介:

大學唸六年都畢不了業的超級魯蛇花甲,鎮日與他的哥兒們般好友阿瑋泡在一起,平日也一起在飲料店打工,應付客人各種光怪陸離的要求,兩人日復一日的過著魯蛇生活。
在疑似看到過世阿公的鬼魂之後,花甲接到了噗攏共阿爸光輝的電話臭罵說阿嬤都要過世了,為什麼還不回家?
接到電話的花甲難過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,還好有好哥兒們阿瑋陪伴著他連夜南下回到了老家繁星鄉,回到家之後,正當全家人為了阿嬤的後事吵得不可開交時,堂弟花亮又湊熱鬧趕在這個時候結婚;青梅竹馬的雅婷,似乎對自己有著不一樣的情愫,這讓窮追雅婷的堂弟花明,充滿不安的敵意,就在全家上下頭昏眼花之時,花甲發現了阿嬤竟然還在喘氣……
阿嬤還在喘氣,這讓鄭家一家人措手不及,大家開始在猜想,阿嬤是不是有其他未了的心願?
是因為在越南經商的三叔光仁還沒回來嗎?還是希望未嫁的五姑光好有一個好歸宿?又或者是想見到已經離家多年的花甲媽媽靜雲?或是為愛私奔的花甲姊姊花慧?
花甲突然可見阿公鬼魂到底是有什麼暗示?
家族的暗潮洶湧,也像花一樣逐個綻放!

花甲男孩轉大人  

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人物介紹:

盧廣仲:飾  花甲 即將滿28,重考三年、延畢兩年,人生被命定要接乩童

花甲男孩轉大人 
花甲從小成長於大家族,住在傳統的三合院,是鄭家的長孫,從小擁有來自全家族的關愛,尤其是阿嬤鄭劉春一滿到爆表的愛,更是愛到厝尾頂,已經置頂了。總然如此,花甲卻是一名時而快樂、時而悲觀的矛盾男孩,非常敏感,非常多愁,居於一個龐大的家族網絡,對於人情世故,雖然不常多說,卻是十分通透。

其實造成花甲性格複雜的原因很多:比如阿嬤百分之百的給予,加上從小身體欠安,使得花甲比較怯懦,缺乏自信,而青春時期,雙親婚姻不睦,父親入監、堂弟車禍、姐姐離家等一連串的挫折,都使得花甲的自我認同更加複雜。更重要的是:兒時一場危及性命的大病,阿嬤曾向神明發願,說救回花甲,花甲在滿二十八歲就會立刻回鄉做乩童,為眾生服務。

難道他的人生真是一種命定?家族的一連串事故,也是一種命定嗎?花甲自己其實半信半疑,然而或許從小即被告知生命是神明救回,已經在花甲的內心倒數計時,經年走來,家族的種種負累,父子之間的心結,母子之間的疏離……都讓花甲面對人生的態度,越來越搖擺不定?日子過的越來越頹喪…… 

然而花甲的生命力卻是十分強盛的,他是鄉村廟口古厝走出來的一代暖男,在一干子孫當中可以說是最為貼心、孝順與惜情,一心期盼全家在三合院團圓,拍各種組合的全家福;花甲的生命力還展現在他的愛吃地瓜,無時無刻都在接地氣,花甲又每次總在緊要關頭放出響屁,就像是他對於每個事件的回答。花甲五歲那年阿公就過世了,由於從小跟阿公阿嬤親暱,所以許多長輩的臉孔他都認得,花甲很會認人記人,這也是大家族培養出來的能力。

花甲小學六年級時父母親婚姻失和,驚魂未定之中失去了阿公,又失去了媽媽,隨即父親被關,直至花甲國三畢業才放出來,其間堂弟花詢死於車禍,姐姐離家出走,種種的試煉與考驗,讓花甲頓時失去方向。花甲沒有變壞,可以說阿嬤就是他的靠山支柱,阿嬤一路逼著他完成國中、高中學業,好不容易終於考上大學,念的是全家族都沒人會的西班牙語系,其實科系只是隨便填,但也意味著花甲需要一種自己才會的語言,得以好讓他與葛藤般的家族網絡有所間隔,無數的爭吵、難以化解的溝通,已經讓花甲難以承受。

大學的日子過一天算一天。鎮日與他的哥們好友阿瑋泡在一起,平日也在飲料店打工,應付客人各種光怪陸離的要求,就像在應付家族親戚的各種需求。因為大一國文修了N年還是被當,已經來到延畢的年限,再不完成學業,就得去當兵,時間仍在耗費,越來越像新聞說的魯蛇。這時,心中的靠山,永遠的一姊:阿嬤因為感冒惡化,搶救無效,呈現彌留狀態,竟讓一切拖延、擺爛、懸置的時間,突然來到臨界點。花甲慌得不知所措,在阿瑋的陪同下,連夜南下故鄉……

嚴正嵐:飾阿瑋 22歲應屆畢業生,常被誤會成男生的女生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外表中性如同男生,愛穿帽T,兩手插在口袋,仔細看卻是五官清晰,氣質出眾的小女孩。阿瑋從小在城市長大,惜字如金,沉默寡言,在大學戲劇社結識了花甲學長,與花甲兩人幾乎是互補的存在。

阿瑋對於任何事情認真過頭,而花甲溫吞個性反而軟化了她。兩人也因為默契相投,成了無話不談的室友,也同在飲料店打工!

阿瑋本只是意外陪同花甲回來鄉村,卻打開她的眼界,重新認識了自己。單親的她,人生沒有如此龐大的家族網絡,多的是人情的淡薄與風寒,因此,到訪三合院歷經人生悲歡離合等一系列的洗禮體驗,對於阿瑋而言,內心是十分激動的。

鄭家親族的吵吵鬧鬧、突梯荒謬的互動關係,原來正是阿瑋生命最為欠缺的。

阿瑋因為身為女生,從小重男輕女的父親不太搭理,滿心希望老婆再生一個男生傳宗接代,這也讓阿瑋媽媽精神壓力過大開始剪去阿瑋長髮,希望阿瑋就像個男生,而老爸卻又說阿瑋不男不女,沒有一個女孩樣,這讓早熟的阿瑋非常不能諒解,提早叛逆。她骨子裡根本對所有傳統刻板的性別框架不滿!也對冷冷的家庭關係絕望疏離!

阿瑋十分機靈,來到鄉下,應對進退十分得宜,然而面對複雜錯綜的家族系譜,作為花甲同學的她,也必須迅速找到自己的座標。阿瑋在鄉下認識了更為完整的花甲,也認識了更為完整的自己,兩人的友誼也因此被重新檢視與考驗……

范足妹:飾阿嬤 現年80歲,彌留中......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阿嬤個性精明,強悍能幹,獅子座的她正如家族的一頭母獅,守護每隻小獅子。阿嬤作人豪爽,阿莎力又熱心,村里的人都受她照顧良多。平常最喜歡聽地下電台的賣藥廣播,阿嬤時常call in 進電台唱歌,在空中擁有一票不曾見面的好朋友。因著丈夫早逝,阿嬤咬牙扶育五個子女長大成家,如今已是當阿祖了。其中,長孫與長孫女與阿嬤最為親近,在大兒子入獄,長媳離家之後,阿嬤一肩擔起照顧、教育花甲、花慧的責任,典型的隔代教養小家庭,阿嬤就是家長。

祖孫三人相依為命感情好,常一起模仿歌唱選秀,或是阿嬤騎車載著兩個孫子四界走,倆人私下稱呼阿嬤是「一姐」,因為凡事罩得住,是永遠的靠山。每年母親節,花甲花慧各自都做一張卡片給她,在三合院跟阿嬤大聲說:「祝你阿嬤節快樂!」,阿嬤節的卡片每張都留著,攤開展示在阿嬤房間的壁櫥仔。與其說阿嬤大小心,偏愛花慧花甲,還不如說阿嬤最不放心的就是這兩個孫子。有趣的是,花甲跟五十歲就放她去的丈夫:鄭爽。長得最為相像。常常,阿嬤看花甲看得迷惘,以為過世的丈夫回來看她。

阿嬤的五個子女人生雖然各有曲折,手心手背都是肉:老大光輝雖是浮浪貢,然而長年在宮廟扮演乩童腳色,無疑也是鄉村心理醫生,因此內心其實擁有一副軟心腸,阿嬤完全明白;老二光煌愛出風頭,長得又比光輝高大,喜歡參與公眾事務,其實是熱情洋溢的阿嬤個性的延伸;老三光仁從小就愛趴趴走,越跑越遠,如今身在海外經商,也娶了越南新娘,像是代替阿嬤先去看了世界;老四光昇從小最會念書,阿嬤期待他能當老師,春風化雨,未料一場人生意外,從此一蹶不振,阿嬤掛心著光昇,對他也最為包容。小妹光好是阿嬤唯一的女兒,從小獨立自主,和阿嬤一樣,個性鮮明。阿嬤很疼光好,捨不得她嫁,又擔心她不嫁,光好時常開車載阿嬤去看醫生,是阿嬤的接駁車。阿嬤的五個子女都是阿嬤個性的延伸,阿嬤的彌留,意味著,五個子女內在某個部分也正消失中,他們該如何重生⋯⋯

蔡振南:飾光輝,現年58歲,花甲老男孩,瑞安宮乩童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個性單純憨直、軟弱,不務正業,一次意外,開電玩店還偷改機台,甚至被誤認持有毒品抓去關,一關關了七年,兒子花甲從此不跟父親說話,把光輝當隱形人。光輝表面上嘻嘻哈哈,常以冷笑話自我調侃,其實心裡很自卑,某些特別的日子,心裡的愧疚和落寞擋不住。尤其對強勢的老二光煌,總愛主導家族事務,敢怒不敢言,偏偏這個二弟又長的比他高大。曾經一次的靈異經驗,自以為有能力可以當神明乩身,假扮起乩,發現上身時存在感高,說的話才有人聽,連光煌都要敬他三分,為了賺錢,將錯就錯,與桌頭美琴合作無間,漸漸的,虛實難分,假做真實真亦假,到底什麼才是真的?除了在廟裡乩童之外,也經營一家小檳榔攤,暗戀老闆娘史黛西,有色無膽,不敢追求……。

光輝其實是個軟心腸,因長年扮演乩童的腳色,讓他對於人生有了另種體會,村子裡的大小事他都瞭若指掌,比起想為民喉舌,有政治夢的二弟,光輝的體會其實更加深刻,他像是鄉村心理醫生,能夠安撫許多鄰里人事。雖然說話也是很大聲,因著乩童身分,卻也是最能聽話的。對於他的一雙兒女,他的缺席讓他格外焦慮,溝通一直是他最棘手的問題:表面上他能通神語,然而他的兒子花甲念的是西班牙語,女兒離家出走,滿口的義大利文,順利的完成溝通這件事,一直是光輝這個傳統鄉下男子,在面對現代社會轉型,以及年過花甲中年之後,最嚴峻的課題。他有長子意識,也努力要扮演長子、丈夫、父親的腳色,內心其實充滿矛盾,卻是台灣社會,中年男子面對更年期的一個化身。

其實,光輝內心十份渴望家的感覺,因此廟宇或者檳榔攤,對他而言都是家的空間的延續,廟宇的香火與人煙,檳榔攤的霓虹燈,都像是給予他心靈的一股安慰。光輝與妻子離異多年,卻仍惦記著她;後來結識的檳榔西施史黛西,與其說他是愛上史黛西、其實是愛上有著霓虹燈的檳榔攤的小房子,像是另一個家的感覺,他是中年飛累的野鳥,需要一個歇息的處所。

王彩樺:飾靜雲 花甲母親,林靜雲,現年55歲,打掃阿姨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鄭家的長媳婦。端莊賢淑,婆媳關係十分良好,在妯娌之間不多話卻具有份量。後來與丈夫光輝鬧離婚,全村都知道。那年花甲小學六年級。離婚之後,長年在台北做著幫人打掃的工作,也與大女兒花慧保持聯絡。
花慧跟了網友離家來到台北,母親主動關心著,和女兒兩人聯繫更加密切。母女兩人都是離家的女子了,在異地重逢,關係反而更加緊密。
事實上,靜雲這些年默默都有匯錢到阿嬤的戶頭,這也讓靜雲與這個家族的連結,超出法律認定的婚姻框架,也有了特殊的情感意義。「家人」的定義到底是什麼?已經離婚、離家的長媳靜雲,算不算是自己人?或者她只是個「外人」?這個問題也是丈夫光輝的問題,同時在阿嬤的喪禮儀式,叩問著大家。靜雲離家正是花甲中學階段,青春期的大男生對於離家的母親,是苛責?還是體諒?花甲與花慧的態度同樣牽動著靜雲的態度。
其實,在靜雲而言,離婚與離家之後,才是真正與這個三合院開始溝通:離家拉開了距離;離婚放棄了身分,靜雲於是有了完整的性格與樣貌,也才有了自己,然而阿嬤的事,又牽起了聯繫一家子的那條無形的絲線。

龍劭華:飾光煌 二叔,鄭光煌,現年56歲,瑞安宮主委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個性愛搶,雖是家中老二但愛當老大決定事情,體格特別高大,鄭家的大小事多年來都是光煌處理,人面廣,說大話,總是愛做場面,接瑞安宮主委的位子,與黑白兩道交好,實則虛有其表。
育有二子,大兒子花明承襲了他的放蕩海派個性,是鄉村的七逃仔,花明長不大又不懂成熟的人際應對,讓光煌很頭痛;而小兒子花亮無論在家族之中,或者社經地位,都是他拿來說嘴的驕傲,鄉里間人稱『模範生』,這也隱隱透露光煌對於成功的定義其實是很傳統的;未料花亮與女友的意外有了孩子,婚事迫在眉睫,希望兩人趕快結婚,這場婚事,究竟帶來的是喜訊還是更大的災難? 
光煌是很努力很努力的,作為家族的第二個兒子,卻永遠都是搶在前面,說是強出頭,有時又是因為老大等人的不長進使然。然而隨著母親的彌留,時間的流逝。不管是以阿嬤為主的家族開枝散葉,鮭魚返鄉,或是光煌自己的家庭,也在各自成家。種種事實,都使得光煌對於「家」的追求與渴望,開始有了變化,也有了新的想法,終其一生,他追求的到底是什麼?

今子嫣:飾秀,二嬸郭盈秀,家庭主婦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名義上雖是鄭家的二媳婦,然而在光輝與靜雲離婚之後,已是鄭家輩分除了家族長鄭劉春一之外,輩分最大的女性。
多年來與光煌胼手胝足,同時輔佐光煌的各種事業,對於兩個兒子更是過分溺愛,盈秀看似隱身在男性為主的家族網絡,每每登場,都是附著於各種家族緊急事件之中;然而正是如此,方得以看見她的不容忽視,她的一顰一笑即是她的存在方式,她的一言一行、看似斤斤計較於開源節流、柴米油鹽等話題,但是這些那些,不正是日常生活的必須。
盈秀是個撐得起大家族的媳婦,因著花亮的婚姻,她儼然已是新科的婆婆,這個身分的轉變,心境上自然有所不同,也帶給了我們關於「媽媽」的新的想像。在丈夫在外撐起傘的同時,她很認份地扮演著傘骨的角色,所有的自私、貪婪、無知、計較,似乎也都有了理由。

康康:飾光仁 三叔,鄭光仁,現年53歲,越南台商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長相不如兄弟稱頭,遠赴越南經商,經人介紹認識阿水,結婚後生下可愛女兒花星,已經多年沒有回老家。看似事業有成,實際上工廠岌岌可危,發不出薪水。阿嬤彌留後趕緊返鄉,目的之一是為了分家產拯救事業,同時挽回岌岌可危的婚姻。
光仁其實從小就愛趴趴走,深度渴望離開三合院,也像是先替阿嬤去看世界。
光仁與妻子的婚姻不同於在台灣的台越婚姻,他與妻子阿水結識於越南,換言之,身在外地的光仁,才是異鄉人,這使得光仁看待自我、婚姻、家族的關係比較多元,特別展現在他的疼愛孩子,對於花星這個混血兒,光仁的呵護:不只是作為父親的,也是作為身在越南的台灣人,一種血脈的聯繫與依靠。
他永遠覺得給的不夠,他要給予花星很多的愛。光仁與阿水的婚姻陷入膠著,回到台灣歷經了母親的喪事,家族的分崩離析,繞了外面的世界一圈,又回到了熟悉的三合院落,沒想到,最為親近的家……於他如今也有陌生的感覺。到底哪裡是他的故鄉?他是故鄉的異鄉人,也是異鄉的在地人,光仁的心境漸漸有了轉折。

阮氏翠恆:飾  阿水 三嬸阿水,家庭主婦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阿水與光仁在越南相逢、相識、相戀,繼而成家生女,他們的愛情飄洋過海,克服各種困難挑戰,多年來生活在越南。

過去總是相夫教子的阿水,這次回到台灣,因著婆婆的彌留,長時間融入大家族的人際交涉,看見除了婚姻生活之外必須的各種應對進退,其中她與阿春同為來自異鄉的同鄉人,在鄭家之內形成巧妙的連結,親上加親,兩人特有話聊。

其實阿水對於光仁的認識,等同於對於家族的認識,然而正是這次的停留,讓她有機會深入接觸鄭家的內內外外,對於自己,花星,光仁也都有了一種不同的看法。

柯叔元:飾 光昇 四叔,鄭光昇,現年48歲,繁星中學校車司機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關於一個喪子的父親,我們應該如何想像他?光昇原是學校的國文代課老師,兒子因車禍意外死亡後,過度思念兒子,散盡自己的錢財買校車,同時辭去教職,改當繁星中學的校車司機,戲劇性的人生變化,他認定自己的天職,就是保護所有孩子安全,而把所有對於兒子花詢的思念,轉寄於學生身上。

光昇個性敏感,五個兄妹當中他是最聰穎也最多愁的,心靈世界非常矛盾。學生們稱呼光昇「昇爸」,日日他看著學生成長,光昇心情也就感到慰藉,然而他其實仍在等候兒子上車,也像在延續兒子未來的人生旅途。

幾個姪子如花甲花亮花明等,曾經都是昇爸的乘客,在這群姪子眼中,這個四叔其實非常浪漫,不像叔姪關係,比較像一個可以談話的大朋友。光昇的婚姻也是岌岌可危,他的不夠堅強,使得妻子明華無所適從,他們一起面對喪子的考驗,在療傷的路途過程,夫妻兩人面對一樣的傷痛,卻也漸漸發現彼此的差異,花詢的死亡到底意味著什麼?兒子之死是讓父母親更加親暱,還是更加疏離呢?

楊瓊華:飾 明華 四嬸蔡明華,現年48歲,繁星中學教務主任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與丈夫光昇同為國文系同班畢業,人羨班對,婚後育有一子,然而兒子卻在一次放學中意外喪生,面對兒子花詢突然過世,選擇用拼命工作來忘記傷痛,一路往上爬,最後當上教務主任,其實明華比誰還要難過,因為這是好不容易求來的獨生子;同樣面對兒子的死亡,丈夫光昇卻是意志消沈,一蹶不振。

外人看來夫妻相處冷冰,互動冷淡,婚姻關係已經名存實亡,並且認為兩人是礙於明華在學校的身分,因為面子問題遲遲沒有離婚。然而明華比誰都渴望修復夫妻的關係,她已經失去了兒子,並不打算失去這個丈夫;只是光昇卻遲遲走不出喪子之痛。

這樣名存實亡的夫妻關係,因為傳統框架導致沒有面對,然而一姐的彌留,讓原本看似相安無事平靜無波的生活,被丟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,所以她明白,此刻,該是面對的時候了。

江宜蓉:飾雅婷 現年26歲,鄉村的阿妹仔,靈異怪怪美少女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雅婷長相甜美,個性天真單純,很多人喜歡,人人好,是個傻大姊,鄉村的阿妹仔。高職念的是美容美髮科,和花甲同校,只是花甲念的是普通科,兩人因同校車才熟識,是花甲的那些年沈佳宜。平常都在家中美容院幫忙,為此熟悉村子的婦女族群的各種髮型。雅婷的瀏海挑染著極其搶眼的藍色,活脫是庄腳所在的一顆藍色星星,在傾頹的村子裡閃耀著。

雅婷願望是見到鬼。嘗試各種見鬼方式,但凡談到見鬼,精神都來了,鄉村地方的每個空屋、老厝、荒園於她而言,從小都是雅婷探險的好所在。

因為母親經年在廟裡幫忙,雅婷從小熟悉廟會事宜,更常在喪禮陣頭跑龍套,偶爾去支援民俗藝陣「牽亡歌仔」的小旦角色。在鄉村過著看似「鬼混神遊」的生活,二十六歲的雅婷,較之於仍在求學、念書的同齡七年級女孩,她的內心已經渴望安定下來。

雅婷與花甲、花明從小就是同窗好友。在花甲而言,花甲到台北讀書,只有逢年過節會在鄉下碰面。然而雅婷與花甲相處輕鬆自在,又有人可以捉弄。雅婷一直希望花甲接乩童,自己接桌頭,兩人成為事業夥伴,就像光輝與美琴,偕同為神明服務,異想天開生活為此能夠安穩無虞。

其實雅婷過去並不像現在這樣無憂無慮,一場剛畢業時曾經毀滅式的愛情讓雅婷苦不堪言,這個祕密雅婷從不曾對別人提過,而雅婷身邊不乏追求者,通通都被花明趕走。在花明而言:花明專一強勢,總是讓她回想起當年的恐怖往事,心中對花明的態度搖擺不定。儘管如此,雅婷對於花明的兒子耀洋,卻用心甚深。我們可以說,雅婷從小也是在鄭家人的眼中長大的,出出入入鄭家的三合院,而雅婷與花明未來的這段關係,也牽涉到好大喜功的主委光煌,以及鄭家人,如何看待這個鄉村妹仔的存在。

劉冠廷:飾花明 花甲的大堂弟,光煌的長子,育有一子耀洋

花甲男孩轉大人

人如其名,花名在外,年輕風流七逃,十八歲就當了父親,讓十六歲學妹當了媽媽,耀洋的媽媽已經音訊全無,然而如何做父親這件事,於他而言卻十分具有挑戰性。我們如何想像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年爸爸呢?在這個普遍晚婚的年代。其實花明在村裡也是出了名的小流氓,功課不好,但是體育極佳,跳家將、開心不開心都喜歡後空翻,特別喜歡在三合院翻,愛強出頭,身上有刺青,一心想當大哥。面對兒子耀洋,它更像大哥小弟的關係,花明跟耀洋常常如同大孩子小孩子在路邊吵架,照養責任通常交給光煌與盈秀。耀洋漸漸長大,學到阿公與爸爸的缺點,尤其是爸爸,耀洋在幼稚園當老大,也是愛打架,花明驚覺現自己的孩子就像過去的他,沒想到,耀洋解釋打架是同學笑他沒有媽媽。

也許從小在六合彩大家樂的環境之中長大,花明特別聽信明牌,日日做著不勞而獲的發財夢,特別是在有了兒子之後,這份心緒更加焦急。花明鬼頭鬼腦,總是注意東注意西,常常偷偷研究廟裡的香灰、孩子大便的線條、天空歸鳥的隊形,彷彿日常生活的每個細節,都是能夠發財的數字暗號。讀汽修科的花明和花甲、雅婷同年,一起搭乘校車上下課,搶著雅婷旁邊的座位,喜歡雅婷是全村都知道的事情,毫不掩飾,敢於追求,他的愛生猛有力,卻放錯重點,一直自認為和雅婷是一對。雅婷都叫他全名「鄭花明」。

曲獻平;飾 花亮 花甲的二堂弟,光煌的二兒子,花明弟弟。

曲獻平.jpg

與花甲是繁星鄉少數考上大學的,然而相較花甲延畢,讀得七零八落,花亮卻是順利畢業,當完兵,並在竹科擁有一份高薪工作,是全村眼中的人生勝利組,人稱『模範生』,爸爸光煌眼中的驕傲,總被爸爸拿來四處說嘴,這個模範是社會價值認可的,同時他也努力成為父親與家人眼中的那個模範。較之哥哥花明的脫序演出,花亮可以說是,看似比較循規蹈矩,然而如果脫序起來,卻更加荒腔走板。

花亮的女友姿萱意外懷孕,讓花亮的模範之路,有了變數。結婚不在生涯規劃之中,卻逼得兩人不得不奉子成婚,未料遇到阿嬤彌留,與姿萱跑到阿嬤榻前,懇求阿嬤努力撐下去。其實姿萱未婚懷孕的事情,初始只有光煌家知道,因為阿嬤彌留不得已,花亮才告訴眾人。

花亮與姿萱的婚事,可以說是阿嬤彌留期間的家族大事,一喜一喪,牽動著鄭家所有的人。其實花亮因為面子不敢坦承種種壓力,隨著婚禮一天天逼近,逐漸湧上,就要潰堤……人生勝利組真的就能一帆風順?遇上了危機,他能臨危不亂還是完全崩盤?

葉辰莛:飾 姿萱 ,花亮的未婚妻。

葉辰莛.jpg

花亮的未婚妻,出身於中部良好的家族,談吐之間也是秀外慧中,嫁給花亮,是人人稱羨的好男人,但人生小插曲,因為肚子突然在婚前懷有小孩,趕在阿嬤彌留期間,風風火火,忙碌於婚事。

女性的直覺或是母親的第六感,姿萱在婚前總有些不安,壓抑的情感會突然爆衝,她似乎也覺得自己很不應該,面對阿嬤的事,也無力說些什麼,然而花亮開始有了轉變……

從對愛情的夢幻到新嫁娘的期待,她漸漸發現箇中的複雜,不只是花亮的問題,還包括這個複雜的家族,就算內心只是渴望兩人的小世界與小家庭,面對這個龐大的家族,心中隱然有所退卻與掙扎,恍然明白,原來愛情可以是兩人你情我願,但婚姻卻是牽連不斷的另一種羈絆。

阮安妮:飾 阿春 ,現年27歲,越南籍,阿嬤看護。

阮安妮.jpg

花甲北上為了重考大學,選擇北上補習之後,十八歲的阿春被聘僱前來照顧阿嬤,就這麼過了九年。阿春與阿嬤感情好,時常推著阿嬤,並且攜帶一台收音機到鄰近的Nasa太空基地聽廣播,那是他和阿嬤的秘密基地,這裡是阿嬤的眺望台,眺望著出外的遊子,也是阿春的眺望台,可以眺望南方的家鄉。

阿春彷彿是阿嬤的另個孫女,而花甲、花明、花亮,都像是她的兄弟。作為來自越南的外籍看護,她在家中的位置,卻是不可替代,也饒富趣味,既是參與者,也是旁觀者。

阿春與三哥的妻子阿水,同樣來自越南,卻屬於不同的家族座標之中,阿春與阿水之間如何看待彼此?花星作為一個混血兒新台灣之子,也讓年紀已逾二十的阿春,對於未來難免有了期待與想像。

阿嬤過世,阿春看盡冷暖,也更替阿嬤傷感,自己默默許下送給如母如嬤的一姐一份臨終的禮物,那是一份超越主僕的情感,像留守這間老家的每一份子,流連忘返,難捨難離,一如老田、舊屋、忠狗,或是列著祖宗牌位的宗祠,阿春,都已經深刻烙印在土壤裡,成為這個家、也是阿嬤最珍惜的一份子。而最後的禮物,也是她理解這個家族.這座島嶼的特殊方式

謝盈萱:飾 史黛西, 檳榔西施,和光輝一同守著一個像家的檳榔攤。

謝盈萱.jpg

史黛西的本名素蘭,經營一間檳榔攤,攤位名稱「素蘭嬌」,多年來,檳榔攤就開在車流不息的村外道路,小小的鐵皮屋,卻裝潢得像個小民宿,暗夜中熠熠閃爍的霓虹燈色,始終給人一種家的感覺。史黛西是檳榔西施,卻十分有格調,破除刻板印象,並非等閒的西施角色。打扮妖嬌,個性嗆辣,光輝對她始終敢愛不敢追求。

光輝喜歡來到素蘭嬌,除了愛慕之情,也包括這個小攤位給予了他內心缺乏的家的溫暖,偌大的三合院都不足以媲美。有趣的是,光輝大聲說話的個性,面對史黛西則是完全無輒。她雖然長年側身在檳榔攤內,對於鄭家的大小事卻是瞭若指掌,一來光輝向她吐訴,再者她真的是個善於察言觀色的女人。

史黛西的女性特質十分強烈,母性特別強大。初看像是跟那種在光輝身邊的隨意女人,然而久了反而像是光輝在跟她,尋求一種母性溫暖的安慰……

林意箴:飾 花慧29歲,才初老就看儘人世滄桑。

林意箴.jpg

花甲的姊姊,和花甲一樣,都是阿嬤惜命命的鄭家金孫,也是鄭家的長孫女。性格濃烈,敢愛敢恨,脾氣強辣,非常前衛,吞不下半點委屈,最崇拜的明星是張國榮。十七歲那年,使用阿嬤買來的電腦上網,並且認識網友阿輝(江常輝),本來只是單純的網路交友,一發不可收拾,越愛越烈,愛到卡慘死,時常摸黑連夜搭車去約會,後來受到阿嬤嚴厲反對,最後竟然為愛離家,拋棄阿嬤與弟弟,選擇與網友私奔,誰也喚不回。這一轉身,竟然就是十年整整。一開始與花甲還有聯絡,後來漸漸淡掉。阿嬤已經十年沒看到花慧了。花慧也已經十年沒有看見阿嬤。

離家後半工半讀,自己去考大學,自己填科系,放榜去念義大利文,並與阿輝同居,當阿輝的攝影助理,同時在義大利餐廳打工,其實是家族孫輩之中最早獨立的人。協助阿輝的婚紗工作,一次次的參與見證別人的幸福時刻。花慧是否也期待這麼一天?一人獨自在外,誰來祝福她呢?在得知阿嬤已經時日不多,終於回家看一姊,同時帶著阿輝。

其實花慧在台北與媽媽仍有聯繫,他們在不同時間,不同理由離開了曾經喧鬧的鄭家,現在因著阿嬤的彌留,陸續走在回家的路上。花慧回家,同時帶著戀情長跑十年的阿輝……十年之久,鄭家的大人們,都老了十歲,她自己也近三十歲,不是當年的女孩了。

江常輝:飾 阿輝 ,拚了性命愛著花慧的男友。

江常輝.jpg

花慧男友,平面攝影師,開設個人工作室,住家就在攝影棚樓上,平時也負責接婚紗公司的案子。在網路交友社群認識花慧,本來就是邀約花慧外拍,後來日久生情,興趣相投,花慧最後為愛與他私奔,兩人同居多年。

花甲在網路找到花慧之後,阿輝極力說服花慧回家見阿嬤,並一同回家團圓。光輝與這個帶走女兒的男人關係看似緊張,光輝內心卻也不是十分反對,大概光輝看到女兒回來,身邊有人,多少也是放心的。

阿輝其實某些樣貌才是一個真正像個男人有肩膀的人,他愛花慧至深,支持花慧無怨無悔,也看得出花慧心中留給家的那塊部分,正如他自己,雖然渴望和花慧有一個家,然而面對花慧未來的幸福,他似乎另有一番打算。

對照鄭家一班魯蛇沒有擔當的男人,阿輝用情至深,無怨無悔守著花慧,讓她漂泊在外的靈魂有了依靠,似乎才是最有肩膀的男人!!

花甲男孩轉大人 

《五味八珍的歲月》劇情簡介&人物介紹

 

待續~

 

內容資料持續更新ing

圖片來源: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臉書粉絲專頁

 

 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元點文創4Cbook

4C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ichen1943
  • 好像很不錯
  • 嗯,期待這部戲的首播...感謝大大的來訪與留言。

    4Cbook 於 2017/04/30 16:18 回覆